老济南火车站,被拆除的历史地标,究竟多惊艳?让人不忍提起的痛

2020-03-18 13:26:27

它曾经是亚洲最大的火车站,也曾经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哥特式建筑风格的火车站。作为一处享誉世界的地标,它曾经登上过清华大学、同济大学等高校建筑类教科书。二战后,西德出版的《远东旅行》,将老济南火车站列为“远东第一站”。

济南老火车站位于济南市经一路北侧,坐北朝南。是当年清政府与英德签订了 500 万英镑借款合同修建的津浦铁路济南站。

1908 年始建,1912 年完工并投入使用。它的设计师,是20世纪初德国著名建筑师赫尔曼·菲舍尔,他按照使用功能进行设计建造,整座建筑高低起伏、错落有致,而且主次分明。

在建筑界,凡提起铁路站点设计,不得不提的便是老济南火车站。即使同过去的北京前门老火车站或上海老火车站相比,也要略胜一筹。

整个建筑线条流畅,阁楼、拱窗错落有致,特色的长方形门窗、坡屋顶式的建筑风格明显。与周围建筑的与众不同,正体现了它的独特魅力和历史的传承性。

当时老济南火车站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其高大的钟楼。它体现了欧洲中世纪的宗教理念,不过设计师把他们信仰中与上帝连接的尖顶,改成了罗马式的圆顶。圆顶下面的墙面上,装有4个圆形大时钟,既好看又实用。在它存在的 80 年里一丝不苟地工作,每小时都为周围的市民和商埠准确报时。

钟楼立面的螺旋长窗、售票厅门楣上方的拱形大窗、屋顶瓦面下檐开出的三角形和半圆形上下交错的小天窗等,既为建筑物增添了曲线美,又增加了室内的光亮度。

候车大厅宽敞大气,窗顶到天花板有三四米高。由于墙体由厚砖石砌成,夏天厅内非常凉爽。而整个建筑的木地板和木楼梯均为铆榫结构。

墙上的拱形高窗增加了候车厅内的采光面积,再镶以彩色玻璃,使得厅内厅外色彩丰富,玲珑剔透,站在里面欣赏,甚是漂亮。

车站大厅正门处的台阶,都是用宽大的石头砌成,与门前的柱廊形成了匀称、协调的沉实风格,传递给人一种笃实、稳重的感觉。

墙角参差的方形花岗岩石块、门外高高的基座台阶、窗前种植的墨绿松柏、棕褐围栏都使这座老车站既有玲珑剔透感,又显得厚重坚实。

车站中运行的机器坚固而又耐用。说到这就不得不提一件有趣的事:有一次车站的工作人员因为工作失误,导致电风扇电机运转将近一年,后来发现后急忙检查,发现机器只是微微发烫,丝毫没有损坏。

早以前的济南交通并不发达,人们远行主要交通工具就是火车。所以,老济南火车站保留了太多人出行时的惜别场景,归来时的欢聚时刻,成为脑海中永远不可抹掉的一份记忆。

在许多相片中,济南市民留下了与济南老火车站的珍贵合影,表达着他们对老火车站的喜爱之情。

80 年间,老济南火车站已深深融入到济南人的生活中,融入到济南这座充满文化气息的老城。

它对于济南的意义,就像德国总督府对于青岛,有轨电车对于大连。与它同时代的人,可互相称为朋友;后来人可称其为老者,一点一滴听它诉说济南的古往今来。

1908 年的清朝末期,中国已经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在之前签订不平等条约《胶澳租借条约》后,清政府受制于英、德,借款500 万英镑修建了津浦铁路和站点。

济南老火车站就在其中,所以它见证了清政府的软弱无能,印证了落后就要挨打的深刻道理,也时刻鞭策着人民的领路人坚持革新,带领人民不断向前发展。

同时,它也是一种标志。作为众多“非情愿时代”的产物之一,也从侧面反映了中华民族曾经遭受的苦难,告诫人们铭记历史,珍惜现在和平幸福的生活。

之后,老济南火车站经历了民国的兴起衰落,抗日战争的血雨风霜,新中国的成立以及改革开放的跨越式发展。

其意义已远远超出了建筑本身,更影响了济南的发展,被誉为一段可以触摸的“立体的历史”。

如今,老车站的辉煌只能从老照片上看到了。1992年,随着火车站钟楼被最后拆除,这座矗立了80年的老火车站在泉城的大地上永远地消失了。这对于济南人,甚至整个建筑界来说,无疑是难以忘怀伤痛。

艺术并没有国界之分,它是属于全人类的。建筑艺术作为世界文化的一部分理应得到保护和尊重。

如今很多文物保护单位的老工业建筑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时期的历史产物,他们都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所以,如何让这些老工业遗产成为中华瑰宝的一部分,如何保护,已成为一个必须要面对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