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奈儿发布重磅环保宣言,“绿色”才是全球时尚圈普及“流行色”

2020-03-21 20:33:57

2020 年 3 月 10 日,Chanel 正式对外发布了名为“Chanel 1.5°气候使命”的环保承诺,旨在通过自身力量,将全球平均气温的上升幅度控制在 1.5 摄氏度之内,并针对未来 10 年做出了以下四项承诺,以契合 2015 年《巴黎气候协定》的主要目标。

接下来,Chanel 将从细节如香水产品包装、秀场布置,到结构性如原材料采购、供应链调整等,开始全方位加速向低碳模式转型,践行时尚产业的可持续化。

与 2018 年的数据相比,到 2030 年 Chanel 在运营过程中的排放量将减少 50%,相当于每件商品的排放量减少 66%,并在 2030 年之前将供应链中的每件商品碳排放量减少 40%。为实现这些减排目标,Chanel 将进一步巩固长久以来的做法,对天然原材料采用负责任的采购和生产方法,同时还将继续重新考量设计、制造、运输和分销产品的方式。

Chanel 承诺到 2025 年将在全球范围内使用 100%可再生电力。同时加入了 RE100 可再生能源倡议联盟——该组织汇聚了致力于使用可再生电力的众多重要公司。截至 2019 年,在全球范围内,Chanel 从可再生能源中获取了 41%的电力,预计到 2021 年,这一比例将提升至 97%。

Chanel 在专注于降低运营和价值链的碳排放量的同时,还在自身业务活动之外采取积极行动,以平衡剩余碳排放量。公司通过投资与大自然相关的解决方案来实现该目标,例如保护和恢复森林、红树林及泥炭地的项目。此类举措所避免和消除的碳排放,至少等同于公司全部的碳足迹,使公司在 2019 年达到了碳中和。

Chanel 将帮助弱势社区群体适应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以降低小农和微小企业家面对气候变化影响的脆弱性。同时,在价值链内外建立起适应气候变化的韧性原材料供应链,并投资新技术和初创企业,特别是在原材料和包装方面,以及科学气候研究领域。

自 1987 年起便加入 Chanel 的品牌首席可持续官 Andrea d’Avack 在接受 WWD 的电话采访中表示,这一最新环保承诺对于任何奢侈品公司都极具参考价值。

“我们有责任走在时尚界环保事业的最前线,尤其是制定气候策略,我们也是一开始就采取行动的少数公司之一。这并非出于客户的督促,而是品牌多年来的发展方向。”

在接任首席可持续官之前,d’Avack 曾担任 Chanel 香水与美妆部总监,对 Chanel 的所有业务都有着十分清晰的认识。他特别指出,品牌目前最重要的环保举措就是减少排放。

“我已经在 Chanel 工作了许多年,所以我很清楚,在过去我们所做的一切决定都是为了实现长期价值,而如果不考虑对环境的影响与社会的责任,长期价值根本无法实现。”

早在 2017 年 1 月,开云集团便把社会和环境可持续发展作为集团核心战略,并在今年 1 月发布的《2025 可持续发展进展报告》中,细数了 3 年来的一系列成就。截至 2018 年,开云在自身运营和整个供应链中完全实现了碳中和;可再生能源在超过 7 个国家的使用率为 100%;在欧洲使用率为 78%;在全球范围的使用率达到 67%。

去年 10 月上海时装周期间,开云集团还与科技创新加速器和投资机构 Plug and Play 展开合作,创立针对大中华区初创企业的 K Generation Award 可持续创新大奖,以贯彻集团首席执行官 Franois-Henri Pinault 先生提出的“奢侈品行业与可持续发展俱为一体;可持续发展的未来,不能没有中国的参与”这一倡议。

另一巨头 LVMH 集团于环保议题的部署也同样全面。早在 1992 年,LVMH 集团就创建了环境部门。2012 年,LVMH 又推出了全称为“The LVMH Initiatives for the Environment”的环保倡议,主张从产品设计到零售运营的每一个环节都追求可持续。

今年 1 月,LVMH 集团董事长 Bernard Arnault 在内部邮件中表示,计划在创新、卓越和具备创业精神的三个公司基本价值观中,增添第四点——团结、多元化和环保。

这也不难解释,为何如 LVMH 这般的奢侈品牌,会在去年 8 月毫不犹豫拿出 1100 万美元援建被大火侵噬的亚马逊森林。

以“零皮草”著称的知名英国设计师 Stella McCartney,也于去年年末加入 LVMH 集团,成为了品牌的可持续发展业务的特别顾问。

Chanel 曾在环保问题上遇到过不少争议。品牌前创意总监 Karl Lagerfeld 在位时,多次以宏大壮观的秀场背景作为宣传亮点,例如采用真树作为背景的 2018 年秋冬系列,以及运用巴黎街头、机场航站楼、夏日沙滩等逼真布景以配合大秀主题。

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发生于 2018 年,品牌特意为 2019 年早春系列打造了一艘名叫“La Pausa”的巨型游轮,并将其搬进了巴黎大皇宫,让人大开眼界的同时,其铺张浪费的行为也遭受了环保组织的抗议。

对此,Chanel 被迫做出回应,称该游轮在秀后依然会保存完好,不会被销毁。大秀结束后的三天内,秀场服饰被置于游轮之中,向客户、员工和学生进行展示,参与制作该系列的工作人员还可携家人一同参观。

当环保可持续日趋成为整个社会的共同议题,哪怕是一直以创造幻境版秀场作为品牌的特色之一的 Chanel,也已经在追逐环保可持续的发展道路上做出了着力改变。在刚刚结束的 Chanel 2020 秋冬大秀上,我们可以看到往日令人啧啧称奇的道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摩登纯净的极简风格。

针对大秀布置,以及 Chanel 在全球举办活动使用交通工具产生的碳排放问题,d’Avack 配合此次的环保承诺也予以了回应。他表示:“时装秀是品牌表达创意的重要方式,我们也意识到这可能会对环境带来破坏,因此在与合作方构思大秀时,我们将把是否对生态友好这一因素考虑在内,保证使用的材料都是可回收二次使用的,以减少对环境的负担。过去几年里,我们在这方面有了重大进步,我想这一点非常重要。”

“展示品牌的精彩创意十分重要,能够近距离触达客户群也同样重要。”d’Avack 表示:“在巴黎以外举办时装秀的惯例不会取消,但我们会尽量减少使用交通工具出行时对环境造成的影响,这一目标也涵盖在此次的行动计划中。”

除了在大秀上全面贯彻环保理念,Chanel 还在生产方面采取了行动,例如降低甜菜农场的碳排放量(Chanel 香水中的天然酒精就是从法国甜菜中提取的),减少香水产品包装的重量和体积,要求员工适当减少差旅、采用视频会议,在 Chanel 全球各地工厂增加使用可再生能源,包括增加太阳能板等。

在未来五年,Chanel 还计划投入 2500 万美元,旨在保护生态环境较为脆弱的当地社区。例如香水原料香根草的产地海地,经常遭受热带台风的袭击,荒漠化和土壤侵蚀也导致洪水频发。针对这一情况,Chanel 香水研发部门积极与当地香根草种植户合作,让他们摆脱贫困的同时,推动生态环境复原,帮助当地社区适应气候变化的影响。

另外,Chanel 也开始逐步和一些初创科技公司合作,研发更加环保的产品包装方式和香水配方。芬兰初创公司 Sulapac 最近就与 Chanel 建立了合作关系。这家公司研发出一种生物来源的可降解包装原料,采用从工业废水和植物材料中提取的木屑制成,该原料还通过了森林管理委员会(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的认证。Chanel 计划未来将这种创新材料用于美妆产品包装。

Chanel 作为由 Wertheimer 家族经营的私人企业,在过去几年中不断加强可持续环保举措。

同年,Chanel 还收购了两家意大利皮具公司和一家法国制衣商,致力于保护微小型企业,巩固工作室的制衣工艺,保障品牌在欧洲的供应链。

此外,作为布局可持续材料研发的一部分,Chanel 在去年还收购了绿色化学公司 Evolved by Nature 的少数股份。该公司的主要业务为研发生物材料产品,其标志性产品是名为 Activated Silk 的液态蚕丝,使用废弃的蚕蛹作为原材料。将这种蚕丝溶于水之后,可以和各种不同的面料搭配,加强面料各方面的性能。同时,这种无毒的材料也比许多化学品更加环保。

此次突破性的环保宣言,也让我们看到可持续环保战略已是势在必行。即使经济下行,奢侈品牌的环保征程也不会停止。WW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