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议全球经济危机:欧美资本主义怎么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

2020-04-18 11:49:36

说在前面的话:近些年来我们一直在提人类命运共同体,这并非是一种空泛概念,事实上我们已经处在了这样的一个时代!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即是其经济体现,但其政治体现却一直缺失,那么在面临一场威胁全人类生命安全的事件时,各自为政的最坏结果就是一同覆灭,这是最坏结果。为此,我们需要推动全球政治的进一步一体化。

我只所以说其政治体现缺失,是因为联合国框架并未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一体化而有所变革,到今天已经严重的滞后于全球经济的发展了,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联合国框架依然有其存在的必要性,这是大国避免武力协商全球治理的一种途径,这种途径依然有效。这个时候,世界需要做的是在联合国框架之外,再建一个与当前全球经济形势相适应的国际政治组织,作为联合国框架的一种补充或者政治探索,但不是代替。

我把这个国际政治组织称之为世界联合政府,联合政府的成员组成不是主权国家,而是政府的相关部门、企业、跨国公司、民间团体、学术界、公益组织等,至于政党是否可以参与进来,也应当纳入考虑范围。这里有两点需要指出:

第一,现阶段以及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世界联合政府会参与全球治理的一部分事务,而不是全部事务;

第二,现阶段以及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世界联合政府会与现有的全球治理框架共存。

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可以认为全球出现了一个新的世界,这个新的世界是由联合政府管辖,而且这个新的世界在现阶段以及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与旧世界共存,也就是说全球将存在两个并行不悖的国际秩序,我把这个新的世界称之为权益世界。

权益世界,是一个社会,但它又是一个特殊的社会。一般意义上我们可以认为以国家地理疆界所构成的社会是可以获得近乎本能的认同感,那么可以看到在全球范围里存在着大大小小不同的社会,也就是说有多少国家就存在着多少社会。

社会再小也存在阶级,曾有人言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而这样的矛盾更多的表现在物质分配上,当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物质上的矛盾会逐渐转移到精神上,这个时候阶级概念会淡化或者演变为群体概念,国家的存在对生产力的发展开始形成阻碍。

此时就需要对主权进行重新定义,实质上是一种弱化,而在这样不断重新定义、不断弱化的过程中,就全人类而言,一个新的社会浮出水面,这个社会突破了国界的限制,它的存在和发展是历史必然,不以人的意志转移,我把这样的社会称之为上文提到的权益世界,或者权益社会,这是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中间的一个社会,或者临界社会。

中国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提出者,而我不止一次地讲过,中国也应当是世界联合政府的主要推动者,这一进程的向前推进需要来自中国的力量,而这也会在未来提升中国的全球话语权和舆论权。中国的格局从来都不是一时一域,中国是当今世界格局的重要自变量,更加需要宽广的眼界和胸怀,以利于在天下大同的未来里,成为举足轻重的中流砥柱。

这是一个解决全球问题的前沿方案,这一进程也必然是有组织的向前推动,而这个组织究竟是哪一个,或者主要是哪一个,这是一个核心问题,而时不我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