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搞好香港教育,该改的要改,该罚的要罚!丨香港一日

2020-05-02 12:32:24

香港教育大学讲师蔡俊威去年在港台节目《左右红蓝绿》发表言论,被指仇警。通讯局早前裁定该集节目违规,向港台发出严重警告。警务处处长邓炳强去信教大校长张仁良,要求严肃跟进蔡俊威发表仇警言论。

涉事节目去年11月20日播出,由教育大学亚洲及政策研究学系讲师蔡俊威主持,讲及理大冲突。他在节目中污蔑“警方破坏惯例,硬闯校园搜捕”,捏造“血腥围攻中大及理大”、“警员处于亢奋甚至疯狂状态”等不实言辞,对警方极尽抹黑之能事。该节目共收到347宗投诉,通讯局裁定该集节目涉嫌煽动仇恨,违反规定,向港台发出严重警告,港台已移除节目网上版本。

香港特区政府前新闻统筹专员冯炜光今日撰文指出,香港电台记者唐若韫借访问世卫组织助理总干事之机,为“台独”张目。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只是耍耍嘴皮子,最后从邱腾华到梁家荣(港台台长、总编辑)到唐若韫都安之若素,继续粮照出,(台)“独”照播。“过去大半年,逾4000名学生被捕,‘黄丝’老师难辞其咎,但教育局有DQ过一位老师?于是‘黄丝’老师继续煽动学生出来,至令黑暴兵源不绝。”

冯炜光提及,教育大学在2017年出现了冷血歹毒横幅,把一个问责官员家人自杀事件拿来说事,但教育大学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去追究。由于教育大学养痈遗患,近日社交媒体便出现了教大长期悬挂“港独”的横幅,教大当局依旧当看不见。

冯炜光说,“不要忘记,这是培训未来老师的大学,连是非之心都没有,日后香港的年轻人会受甚么样的教育?”

冯炜光进一步指出,由于香港精英的买办(Comprador)基因,喜欢左右逢源,养寇自重,这便是教育界、传媒界的香港传统精英敷衍中央,纵容黑暴的根本原因。

“香港一众精英为了自身利益,为了怕美国制裁,为官的避事、为大学校长的避事、为中学校长的避事、任立法会大主席的也避事、最后只有警队不避事,但独木难支呀﹗”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寄语香港官员,“为官避事平生耻”,这话对大学校长同样适用。教大校长张仁良不要再避事了,请给警队“一哥”一个说法。

今天(4月27日),香港中学文凭试(DSE,俗称香港高考)首科核心科目“通识”正式开考,超过4.7万人应考。然而令人震惊的是,声称要在立法会“夺权”的反对派,竟然抓住这个机会在DSE考场外大搞选民登记,而为达到“洗脑”目的,他们还向考生发放加了“独料”的防疫包。

孩子们在考试,也要来搞事!对于反对派的行径,诸多香港市民和考生家长纷纷表示不满。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抛弃同伙逃到美国“深造”、早前又因美国疫情又逃回来的“港独”头目罗冠聪,竟然也出现在其中一个考场外。他还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表示:“除了派发防疫包,我们也帮助即将够18岁的同学登记做选民”。

“港独”组织“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也现身考场附近,与反对派区议员一道,向考生派发口罩以及选民登记表。不过,为了拉拢考生为反对派投票,他们所派发的“防疫包”却似乎也有特别“加料”。

有香港市民(考生家长)发帖曝光:“有几个青年人在DSE考场外收集学生个人资料,帮他们登记做选民,学生以为是学校需要,就提供了个人资料给他们……”并提醒其他人注意。

这位市民在帖中还附上一张在考场外收到的“加油抗疫包”的图片,并解释称,这是几个年轻人在考场门口派的,表面是派抗疫品为考生加油,但实际却是“洗脑包”。因为,里面东西绝大部分与“反修例”宣传有关,就连文具也被包上“维修香港”的字眼,甚至还带有“港独”口号。

对于反对派在考场门口滋扰考生的行为,不少考生家长以及市民怒斥:反对派为达政治企图骚扰考生考试,还发“独材料”洗脑学生,真可谓丧心病狂!

在今天的香港中学文凭试的通识科笔试中,一道题引发了外界的关注。该题引述《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指人人发表自由之权利,受尊重他人权利或名誉、保障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等限制,要求考生按提供资料就新闻自由及社会责任之间的两难情况阐述答案。

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主席、新民党叶刘淑仪表示,有关考题对考生不公平,指必须对《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人权法》及相关判辞了解得非常透彻,始能答得好,直言“学生根本唔识答,改卷的老师都未必够水平”。

她说,国际间就言论、新闻自由与国家安全有大量讨论,并非只提供少许参考资料,就可让考生了解背景,质疑考评局出卷不当。至于应如何回应考题,叶刘淑仪表示,ICCPR第19条有详细论述,在保障国民安全的情况下,某些自由权利会受限,举例指若某人以新闻自由为名,撰文攻击其国家货币,已构成金融安全问题。

她又指,知道有学生担心评卷员立场问题,作答时要刻意迎合某方立场或政治正确,但通识科理念本非如此,重申通识科有很多问题,不应成为DSE必修科。

基本法委员会委员的梁美芬认为,任何自由都不应凌驾国家安全,包括新闻自由,又指以往香港提及新闻自由时,只提及ICCPR中第一、二款“人人有权持有主张,不受干涉”及“人人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而没有提及第三款指“本条第二款所规定的权利的行使带有特殊的义务和责任,因此得受某些限制”。她认为试卷只是将第三款列出,每种自由都有相应限制,又称每个国家都有同类限制,保障国家安全及秩序。

梁美芬再次要求将通识科改为选修科,让学生有自由选择,指无论是文科生或是理科生都需花费大量时间准备通识科,而且考生毋须了解题目背后的议题,答题时只是“反射动作式”作答,有违通识科的原意。

香港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今日(27日)发出联署信,指近期警方侦破的暴力案件大多与青少年有关,令他们感到错愕和痛心。他们对美化和纵容暴力的反对派议员,予以最严厉的谴责。

建制派议员表示,青少年本应在学校读书,充实自己,开拓人生。但现时在别有用心人士的煽动和纵容下,青少年黑白不分,参与暴力,前程尽毁。建制派议员批评反对派破坏法治根基,荼毒青少年,加快“揽炒”,证据确凿,不容抵赖,难辞其咎。

新民党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批评,有教师和补习社编制教材,贬损国家,挑起仇恨,令青少年对社会不满,必须严肃处理。经民联立法会议员卢伟国批评,有很多青少年在“限聚令”下在商场非法集结,扰乱治安,强烈谴责纵容暴力的反对派令“本土恐怖主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