炕饼,即将消失的美食,只有吃过的人才懂

2020-05-02 12:32:59

我的爷爷,年轻时候是一名教书匠,因为祖上富农的原因,被迫离开教职回到农村劳动,一生以打这种炕饼为生,前后近20年,养活一大家子人。所以,我们一家子见惯了这种打饼的辛苦。

炕饼,没有任何添加剂,甚至连发酵粉都没有,完全是用老面头做的发酵引子。吃起来很健康,很美味,很好吃,嚼在嘴里一股淡淡的麦面香和炭火的气息,是现在的流水线式生产比不了的。

打炕饼很苦。爷爷做了20年,每次打饼都是提前一晚把面和好、发酵。那个时候不像现在有搅拌机,纯粹是手工和面,而每天要和100多斤的面,所以是个相当消耗体力的活儿。

切面压型,就是把发酵好的面团,分成若干个小面剂子,每个面剂子再揉成一个长长的圆形面柱,用擀面杖在这个面柱上压出三道沟槽,最后抓住两端一拉,继而用刀分段切开就可以了。

贴饼,就是把压出造型的湿面饼贴到炉子里面烘烤。因为炭火温度很高,所以冬天还好,站在炉子跟前很暖和,但是到了夏天几个小时站下来浑身都是汗水。特别辛苦。

贴饼的人经年累月干下来,手上都是裂口,因为被炉火烤得太厉害了。所以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干,吃不了这个苦。

如果喜欢炕饼吃起来脆一点,可以让师傅将已经熟了饼放在炉口再烤一会,两头换着烤,吃起来香喷喷的。而如果能在饼中间夹一点当地的鲜盐豆,再滴几滴香油,那是再解馋不过了。

以前在农村,并不是谁家都舍得买炕饼吃,只在家里来了亲戚或者小孩子馋了才用自家的粮食换一点炕饼,满足一下口欲。

用炕饼最多的是红白喜事,虽然平时舍不得,但是这种场合主家还是要面子的,不会用煎饼,而要用这种炕饼。主家大多是没有现钱买的,一般都是拉上一两口袋的麦子交换。

因为用焦炭,环保查得又严,所以干这行的师傅越来越少。也许再过若干年,炕饼只能存在人们的记忆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