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乐》半程评:曲高和寡 勇气可嘉

2020-05-05 09:16:53

在舆论讨伐古装戏烂俗,无聊,桥段抄袭的今天,我们又何尝不是期待着一部古装作品,能重现以往古装正剧的风貌呢?

播出眼看过半,正午阳光的项目素来以高质量高水准著称。前不久政策明文限制国产剧集数上限为40集,这类长篇幅古装在今后也将难得一见。

但没想到的是,同时期播出,对正午阳光而言更偏实验性的短网剧获得了不错的口碑(女权主义带来的影响不谈),耗时更长,花费心血更多的却数据不佳,被淹没在原著粉、CP粉等等观众的口诛笔伐之中。

作为媒体工作者,我看剧有个习惯:在视频网站观看的同时,抽空浏览下面的观众评论。看完后再上微博,豆瓣,看看相关的短评甚至长评。

在豆瓣虽然分数不低,但是负评也不少,在视频平台和微博里更时不时看到负面,甚至弃剧的声音。

但在行业内,大家似乎对这个剧有着截然不同的评价:制作精良,台词讲究,高度还原北宋风貌。

甚至有位行业内的朋友跟我说:“今后的北宋朝代戏,拍之前恐怕都得掂量一下,前面的标杆立的太高了”。究竟是什么原因带来了这种两极分化的反应呢?

的前两集,似乎更加“变本加厉”,导演张开宙甚至被观众骂上了热搜。加上前两集男女主和一些重要演员尚未登场,扮演几个主要角色的小演员表演相对稚嫩,很多人因此就放弃了继续观看。

我没看过原著,但从周围看过的朋友那了解到,原著是以太监梁怀吉和公主的情感线为主线,从他们的视角,来讲述这段北宋的历史和故事。

而从一开始就明确表达了自己的创作思路:以群像的方式来讲述时代,以皇帝视角来展现人心。

这对原著是很大的改编——视角改变了,主角改变了,表达的精神内核也改变了。直到20集以后,原著里的梁怀吉和公主才开始缓缓出场,崭露头角。加上编剧对于一些细节的修改,甚至因此也被骂上热搜,大幅度的改编导致部分原著粉离心,也非不可理解。

嗑CP是现在的剧集观众,尤其是女性观众特别喜爱的观剧习惯。但是在里,CP粉太难当了。

昨天看腾讯视频在播出封面下那句“又是帝后CP相敬如宾的一天”的标题,即可见一斑。

其他的CP,皇后和张茂则,虽细节暖心,但到目前只能算浅尝辄止,并未着过多笔墨。至于皇帝和张贵妃……相信不会有人嗑他们的CP。

也许到梁怀吉和公主正式踏上舞台,这种情况会有所好转,但即使不了解那段历史的人也能想到,这两人的结局走向会是何等虐心。嗑CP虐心,不嗑又难受,部分以此为看剧动力的观众,因此离开了。

国内古装剧盛行宫斗题材。很多观众看到60多集的大古装,很自然的习惯性认为宫斗会在其中占重要篇幅。

当发现里后宫戏只是一部分,与朝堂之争和时代文化展现并列,都是该剧的核心内容,且“宫斗”色彩并不浓厚;看到皇后寡淡隐忍,张贵妃任性胡闹时,这类只喜宫斗的观众,自然失去了看下去的欲望——“以张妼晗的样子,在其他宫斗剧里已经死10回了”。

近日看到一个被圈内朋友传播甚广的公众号文章,里面谈到了现在的舆论环境对影视作品的绑架。放在今天批判“渣男”的舆论环境里,很多经典影视作品里的男性角色恐怕都会连带作品本身被贬的一无是处。

但不可否认,有不少女性观众在观剧的时候都会希望男主角从一而终,一旦移情别恋,就会痛恨、批判甚至放弃。

说到底,想做到的,不是简单的又一次网络文学翻拍,也不是重复后宫之斗,朝堂之争的类型戏。

而是希望在戏中,将北宋文化繁盛顶峰时期的原貌呈现在观众面前,将一位在历史长河中似乎并没有那么威名赫赫的皇帝,其对内对外的心路历程,帝王心术都尽量还原和展现出来。

导演和主创力求用无数的细节:一个表情,一句台词里的抑扬顿挫,去给观众交代更多隐藏在表面之下的深意。

一个帝王,他后宫的皇后,他前朝的大臣,他身边的内臣宦官,在那个时代背景下,这些人都太不简单了,太有想法,又有太多想法不能随意表达。

对此给出的应对是:我想把这些讲的再多一点,再透一点。但不能破坏时代的限制,所以我需要更多不容易被人注意的细节,更多发人深思的台词,来讲清楚那个时代每个人物内心有过的挣扎,徘徊,欢喜和忧愁。

想讲述的不仅仅是某个人,而是整个时代。因此需要一个更宏观的视角——皇帝,辅以他身边的各类人,这种全貌展现,才显得足够丰富和有分量。

有一天我给家里的夫人分享宋仁宗送别陈熙春的桥段,我说:“真的建议你看一看,送别这场戏的镜头运用,让整场戏给人的情感冲击更强烈了。”

她只回我一句:“太慢了,告个别这么久,我一边做饭一边看剧,哪顾得了这些细节?”

我突然明白,其实很多观众需要的不是一个多精致的作品,只是要一个能一边做别的事,一边打发时间的背景而已。他们也许反而不希望细节太多,希望自己漏过3句台词,依旧能看懂后面的剧情走向。

然而仍旧这样做了,你可以说他是对受众市场思虑的不够透彻,却也可以说,是一次勇敢的坚持,并相信喜爱这类表达的观众,依旧有很多存在。

宋仁宗的时代,是北宋相对最安逸和文化发展最好的时代。通俗的讲,这个时代被夹在了广为流传的“杨家将”和“岳家军”之间,是容易被忽略,但文人能臣辈出的时代。

有后宫戏份,有皇后和嫔妃的关系处理,但如果我们仔细思索,真正能记住名字的后宫佳丽,到目前无非三人。

主创用更多的空间,花了大量的篇幅去讲述皇帝与朝臣的辩论;时政的探讨和观点的交锋;文人才子写出那些耳熟能详诗词的背景和用意。

即使在后宫,皇后的戏份远超余人,而她在那里,更像是皇帝在前朝的一个影子。他们在遵循着相似的处事准则,想要达成相似的理想,有着看似不同但本质相同的内心挣扎与矛盾。

帝后二人,就像剧中的木偶戏一样,一个是木偶,一个是影子,而拽着他们身上那根丝的,正是那个国家与时代。

当这样的主线和思想内核确立清晰的时候,CP也好,宫斗也罢,即使出现,也都不过是工具,而非主旨。这个时候我们再想要从这些方面找到太多的趣味,就属于奢望了。

当然,将这种通俗趣味的部分舍弃,无形中让观众观剧的乐趣感也降低了。也许这个平衡性还可以在未来改进的更好,但是,这依旧是一份勇气。

在两者之间,选择偏向了可能不讨喜的那一方,以此换取更深刻的思想内核和更接近历史的时代还原。

举个也许不恰当的例子,如果以去年很火的古装剧《庆余年》来做对比,这两者我都喜欢。只不过他们是不同的呈现方式选择,就像通俗文学和严肃文学。它们面对的观众,也许有人和我一样,两者都爱,但也可能更多人只会两者取其一。

只说一点,如以现代的价值观来评判,请问哪位皇帝不渣呢?哪个皇帝不是三宫六院,后宫佳丽成群?如果有观众指望皇帝专情,想必是之前一些言情类的小说、作品看多了。

那个时代本就是男尊女卑,不令人喜欢,却是事实。当一部偏现实主义,偏正剧风格讲述帝王一生的作品出现时,这部分观众不适应了。

的网络讨论度并不高,远没有达到爆款古装的声量。但这是否就能证明其实际观众很少呢?

我相信,在欧美,也未必是人人喜爱。尤其前几季依托于原著作者的小说,节奏偏慢,注重细节,打造世界观,文学味道浓厚。对很多脸盲症观众来说,可能还没记清楚人,就弃剧了。内容里更不乏黄暴、渣男等“劝退因素”。

但在美国有更清晰、明确的收看数据统计:如,每周观看人数,800万人(举例)。每部剧的观看人数清楚,再辅以网络讨论的声量——平台,广告商可以真实了解到一部作品的受欢迎程度。

但在国内,一部剧的实际收看情况缺乏更加科学完整的统计。除去部分平台的播放量统计外,其他压力会集中在舆论方向和讨论热度上。一旦失去最喜欢在网络上发言和传播的那部分观众,也就可能失去了所谓的“热度”。但是那些不贡献这部分呢“热度”的潜在观众又有多少呢,确切数字我们无从得知。

只播出近半,在能看到的腾讯视频播放数据中,正在稳步上升。现在就讨论其是否能算作一部精品,包括最终的成绩如何,为时尚早。

也许到公主的情感戏份更多,整体侧重点会产生倾斜,不同于前半部分。但仅从目前看来,如上文所说,结合国内的舆论环境,行业环境,这是一部逆潮流而行的“严肃文学”。

如果因此他失去了部分观众,更多应是平衡性的失调,是对市场喜好和文艺创作的结合拿捏需要改进。但不可否认其仍是一部用心之作。

在舆论讨伐古装戏烂俗,无聊,桥段抄袭的今天,我们又何尝不是期待着一部古装作品,能重现以往古装正剧的风貌呢?

当然,也许做的还远远不够,但我们能感受到他在努力成为当下时代里那个有点不一样的古装戏。

作为观众,我们如果能在欢迎通俗作品的同时,用另一种标准或眼光去审视和欣赏带有一定严肃性的作品,给予其鼓励,期待未来能有更多样化的影视作品展现在我们面前,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