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筹轻松筹“互撕”背后:公益旗下的商业战争

2020-05-08 08:14:47

近日,一则水滴筹和轻松筹员工发生肢体冲突的视频在微博中被爆料出来,将这两家公司推上了风口浪尖。随后,两家公司都各自发表了声明,声明中不忘公开“互撕”,再次将网络众筹平台“明争暗斗”的行业内幕曝光到大众的视线前。尽管两家公司均表示该事件仅是个人事件,不应上升到行业竞争层面,但网友对此似乎并不买账,认为公益众筹背后存在“利益”纷争。

风波起源于一段在社交网络热传的医院打人视频,记者看到,在这段5秒钟的视频中,一男子脚踹另一名躺在地上男子的头部,随后被人拉开。据称,事发地位于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打人者为水滴筹员工,疑因“抢生意”与轻松筹员工产生肢体冲突。

目前水滴筹员工赵某已经收到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公安机关对其采取了行政拘留14日,并处罚款500元的处罚决定。

记者注意到,目前,此件暴力事件已经得到了妥善的解决。水滴筹、轻松筹均就此事发表了声明。水滴筹方面表示,公司就员工斗殴事件诚挚道歉,并将切实加强员工的教育和管理,提高员工法制意识的教育培训。

但是,在声明中,双方免不了互揭对家“伤疤”。水滴筹在声明中指出,轻松筹内部以水滴筹为假想敌,公开张贴“干死水滴筹”的攻击性标语,并且针对水滴筹开展了一系列不规范的挑衅、骚扰和破坏小动作,致使线下连续发生数起双方纠纷和冲突事件。

随后,轻松筹也发布声明指出,水滴筹扫楼被举报,怀疑是轻松筹所为,故大打出手,蓄意报复。轻松筹表示未对友商进行任何投诉。同时还指出水滴筹多次对轻松筹员工恐吓、挑衅、主动激起冲突。

记者在天眼查数据中了解到显示,水滴筹的运营主体为北京纵情向前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3年8月,注册资本1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创始人沈鹏,沈鹏亦为该公司的最大股东,持股比例99%。轻松筹的运营主体则为北京轻松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4年8月,注册资本50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亮,轻松筹的最大股东为创始人杨胤,持股比例48.71%,于亮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41.29%。

实际上,近年来,轻松筹、水滴筹等网络众筹平台作为一种互联网生态下公益创新模式,为众多困难家庭提供了一条便捷的筹款渠道。但频频发生的线下运营漏洞俨然暴露出这类平台快速发展的后遗症。

记者在轻松筹和水滴筹官网上看到,他们均打出0服务费的宣传标语,平台以此竖起了“公益”的大旗。但是0服务费意味着这类平台只能依靠其他盈利途径才能保证公司整体健康持续地运营下去。为此,水滴筹上线了“水滴保险商城”,轻松筹上线了“轻松保”,这一目的就是进行商业引流变现。

记者发现,在这些众筹平台,用户捐款完成后,会出现推荐自家保险的页面,通常为“您有一笔保险待领取”这样的话语,点击之后会跳转到购买某保险的页面。

记者通过各种途径联系上曾在这种众筹平台工作过的一位统筹顾问陈先生。据陈先生介绍,统筹顾问的主要工作就是游走在各医院病房和重病科室,私下与病人沟通,让他们办理水滴筹进行筹款,并帮忙撰写文案。

这就是所谓的扫楼、地推。虽然和普通推销不同,但是陈先生说,员工的提成是按照立项多少制定的,因为立项越多,吸引流量越多,给公司带来的收益也就越大。

“众筹平台之间都是竞争关系,表面上大家比的是帮了多少人,实际上是比吸引来的流量。”陈先生说,水滴筹和轻松筹都是目前国内影响力比较大的两个平台,虽然筹款人可以在多个平台发起筹款,但是所有筹款平台都是通过朋友圈转发,要在有限的资源里寻求帮助。一旦哪个平台作为第二个筹款平台,对于筹款顾问来说,就不太容易达到更多提成的“档线”了。

视频显示,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引导患者发起筹款。而在发起筹款的过程中,顾问们只是口头询问,没有核实患者病情、经济情况等信息。此外,还存在随意填写筹款金额,以及对后续捐款用途缺乏有效监督的情况。

随后,水滴筹称全面暂停线下团队服务,整顿彻查类似违规行为。然而,时隔几月,医院斗殴事件再度曝出,这类平台做公益还是“抢生意”也再受外界质疑。

关于两家公司目前盈利情况、接下来是否会对员工绩效管理进行调整,如何具体加强员工规范管理等问题,记者试图联系轻松筹、水滴筹,但截至发稿时止,两家公司尚未做出回应。

一边是做公益的“旗号“,一边是商业公司盈利的需要,其实,记者调查发现,现在不少好心人已经对网络众筹平台产生了信任危机。在采访中,不止一位曾通过两个众筹平台捐过款的好心人士对记者表示:一开始在朋友圈里看到就会捐,但是后来发现其实很多病需要的钱根本没有平台上显示的那么大数额,后来慢慢就不再捐了。

民政部曾表示,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水滴筹、轻松筹和爱心筹三大网络筹款平台联合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简称《公约》),公约号召网络筹款平台加大资源投入,配备与求助规模相适应的审核力量,同时建立失信筹款人黑名单等。

“水滴筹”曾公开表示,依据《公约》,对恶意造假的筹款人,平台会将其纳入行业黑名单并做出公示。对进入失信筹款人黑名单的,行业内其他平台将不再为其提供服务。

对此,武汉典恒律师事务所律师马小债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公约》建立了自律机制第三方工作团队,加强了自律机制,引导社会各界共同监督,从这个角度讲,对各众筹平台是有积极性的。“但执行力度肯定是有限的,还是存在较大的风险。”该律师认为,对于网络众筹平台这类新生事物,我国的法律并没有明确的规定,导致出现问题难以有效解决。他建议加强相关部门的监管,严格审查这类网络众筹平台。同时倡导与公募慈善组织对接,加强求助信息前置审核,建立健全责任追溯机制,也希望有关部门早日出台相应法律法规予以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