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建5G发展论坛|中国电信王庆扬:SA规模商用不是终点,基于共建共享引

2020-06-25 01:11:18

2020年作为5G商用的关键一年,政府多次提出加快5G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作为“新基建”中最受瞩目的领域,5G在政府、运营商以及产业链的共同拉动下不断加快前进的步伐。中国电信作为建设强国、数字中国和智慧社会的主力军,高度重视ICT技术和业务的融合,积极运用新一代信息技术,打造DICT生态圈。

正值5G发牌一周年之际,在2020新基建5G发展论坛5G网络建设与创新分论坛上,中国电信研究院移动通信研究所所长王庆扬以“志之所趋,无远弗届”为演讲主题,阐述了中国电信5G SA创新工作进展和展望。

从2019年6月6日,工信部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广电四家运营商发放5G商用牌照,至今已满一年。在为期一年的建设过程中,中国电信在5G建设方面取得了不小的进展。自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宣布共建共享后,已开通5G基站就超过了14万个,其中在疫情防控期间,中国电信在多地新增开通疫情防控专项保障5G基站1000个以上。

中国电信作为5G SA(Stand Alone,独立组网)的先行者,据王庆扬介绍, 2018年6月中国电信发布了《5G技术白皮书》,在业界首次全面阐述技术观点和策略,中国电信始终优先选择SA组网方案,并且围绕SA组网开展了大量技术创新工作,在全球电信行业变革与转型的大潮中,更是为5G SA赋予了云网融合的新内涵。

在SA方案组网方面,中国电信联合5家设备商以及5家芯片商,从3GPP的2018年6月份版本(F20)开始持续推动5G产品迭代开发和验证。基于中国电信自主掌控的、开放的5G模型网,陆续实现了首个数据会话、首个异厂商接口互通、首个高清语音打通,首个手机芯片与网络异厂商互通。同时,在全国15个城市开展了SA无线组网测试,实现了首个与现网4G协同的跨厂商5G SA试商用网络。

基于以上基础性工作的不断突破,中国电信于2020年1月底率先完成5G端到端系统功能验证、异厂商互通测试及整系统性能测试,完成104个异厂商接口组合测试,解决关键技术问题超过200个,组织产业链解决3GPP非后向兼容CR 67个,推动5G SA网络设备具备基本商用能力的目标基本达成,为5G SA的规模商用奠定了基础。

在SA网络部署与运营中,中国电信基于“云网融合”的理念,以云原生化、三层解耦为目标,推进5G在基础设施、网元功能、业务应用、运营管理等全方位的云网融合,制定了基于云网融合架构和IPv6承载的5G SA部署方案。目前中国电信已全面启动SA独立组网的网络部署,力争今年在全球率先实现5G SA规模商用,用户不用专程前往营业厅办理业务,不换卡、不换号,更换5G SA手机后即可默认开通5G SA及VoLTE,同时中国电信也将与移动、联通协同发布基于RCS技术的5G消息业务。

众所周知,2018年6月3GPP 5G SA标准冻结后,迄今为止全球尚未有SA规模商用网络,因此为在2020年率先实现SA规模商用,中国电信必然会遇到很多未知和困难。王庆扬从标准、产业链、5G场景以及演进路径四个方面做了具体解释。

一是,标准不成熟。在R15标准制定过程中,出现了大量非后向兼容的修订(NBC CR)。王庆扬指出,中国电信梳理并认定的必要NBC CR及重要CR共61个,均已写入电信企标要求。目前估计后续可能还有NBC CR出现,但在2019年6月后,R15的NBC CR已经显著减少,趋于稳定。

二是,产业链不成熟。由于距离R15 SA标准冻结的时间较短,网络设备与终端芯片均未经过充分验证,存在大量不同厂家对于标准协议理解不一致的问题,在测试过程中出现不断打补丁升版本的情况,增加了版本管理的复杂性。此外,终端芯片落后于网络设备,2019年下半年只有海思芯片较为稳定。经过中国运营商的共同努力,进入2020年之后SA产业链情况得到明显改观,目前已经具备基本商用能力。

三是,5G场景更复杂。4G商用初期只有MBB需求,因此当时的R8与R9标准比较单纯,网络部署也比较规整。相对而言,5G商用初期的需求比较广泛,特别是新增了大量的To B需求,5G标准也在后续版本不断完善以满足这些需求。因此5G网络的适时演进对于SA领先运营商保持技术领先非常重要,先行者不但要在R15探索前行,在R16、R17等后续版本也要继续引领前行,持续推进产业链成熟。

四是,网络演进多样化。一方面由于国外已商用5G网络均采用NSA,对SA的需求与升级动力不足;另一方面,5G网络部署有多种具体选项,各运营商未必会做出对于5G全局发展最优的选择。这些因素一定程度上分散了业界对于5G SA的推动力量。在这种情况下,由中国电信牵头制定的《5G SA部署指南》即将发布,更彰显其对全球SA发展的意义。

电信运营商作为技术与业务的创新者,致力于打通全产业链,实现从技术研发到商业场景全链条创新的提升。在自主与合作创新方面,中国电信开展了大量的实践工作。

“多频协同”是当前全球运营商的共性问题,即如何将运营商的多个频段协同起来,发挥高低频段的各自优势,为To C和To B客户提供更好的连接。“超级上行”是中国电信在多频协同方面的创新实践,核心理念是通过TDD高频载波和FDD低频载波的密切协同,发挥高频大带宽和低频广覆盖的各自优势,提升整体容量和覆盖,缩小时延。王庆扬透露,自从去年8月正式在3GPP启动标准化工作,“超级上行”得到了业界伙伴的大力支持,预计将在今年8月份完成核心标准制定,同时“超级上行”也已纳入主流设备商和终端芯片商的产品路标,为其落地商用奠定了基础。

智能调度是中国电信从全球5G运营角度出发提出的又一个技术创新,基本原理是通过NWDAF对业务体验、网络性能及功耗进行分析决策,为不同的业务选择最合适的RAT或者频段,实现RAT之间以及频段之间的智能业务调度,发挥多网协同优势,保证用户体验,降低全网总体功耗,实现绿色节能。该方案的提出是基于中国电信对移动网未来演进的判断,即4G与5G是长期共存的关系,5G不会替代4G,同时5G也可能以较窄的载波带宽、较低发射功率的形态部署于低频段,WiFi6发展迅速且具备接入5G网络的能力,因此全球运营商可以从长远来考虑4G、5G以及WiFi的多频段多接入融合组网与节能。王庆扬指出,智能调度可以充分发挥多制式多频段网络的各自优势,从更高的层面对网络负载进行调控,在保证用户体验的前提下,将全网的总体功耗控制在较低水平,实现5G融合网络的智慧运营。

中国电信积极参加O-RAN工作,倡导无线接入网(RAN)的网络智能化、接口开放化、硬件白盒化及软件开源化。参与创建OTIC(开放无线网络测试与集成中心),推动满足O-RAN标准的产品成熟和落地,降低运营商网络部署成本和运维成本,推动产业链繁荣发展。同时中国电信为加强自主掌控、快速敏捷响应行业需求,降低运营成本,组织开展5G端到端核心部件的自主研发创新,包括室内低成本覆盖方案、UPF、MEC、NEF、切片管理器、MANO等,目前第一代产品的开发均已基本完成。王庆扬透露道,目前中国电信自研产品已经形成较为完善的体系,可以单个独立提供,也可以组合起来形成整体解决方案,为To B客户提供快速敏捷的服务。

2019年9月9日,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宣布采用接入网共享、核心网各自建设、5G频率资源共享的共建共享方式进行5G网络建设部署。对此,王庆扬表示共建共享是大势所趋,也是技术演进、网络部署工作的前提。

在技术演进方面,研究和制定NSA共享向SA共享演进推进策略,涉及多方面,包括网络技术方案、网络建设方案、终端选网策略、业务保障等。此外,基于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签订的频谱资源共享原则,积极推动FDD频率重耕,打造共享频谱产业链,特别是200M TDD和50M FDD大带宽5G产业链,兑现共享红利,保持竞争优势;积极评估4G/5G动态频谱共享技术方案,推动4G/5G动态频谱共享方案落地,为4G向5G的平滑过渡和业务转换奠定技术基础。

在统一规划方面,由于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都形成了各自固有的移动网络规划方法和流程,在目前共享网络的要求下,需要双方尽量统一网络规划方法,从打造一张共同的共享网络角度出发和实现目的,同时各省市结合各地实际情况,重新研究一套统一移动网络规划方法和流程。

在统一运维方面,由于网络质量的关键仍然在于无线网,因此在无线网共享的背景下,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需要统一无线网运维方案和制度。双方按照对等互利原则,统一服务质量要求,实现用户感知一致。王庆扬表示,在组织架构方面,5G共建共享工作组是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联合设立的独立专职协调机构,这也是业界首创。

最后王庆扬表示:“中国电信将一直努力、持续推进5G产业发展,致力于为To C、To B客户做好5G所有场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