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本能过优质的生活,却为爱情吃尽生活的苦

2020-07-26 20:27:34

电视剧《天道》是由豆豆的长篇小说《遥远的救世主》改变而成,讲述了不一样的爱情观和方法论,芮小丹原本可以过得更世俗,过得更市侩,过得更无压力,过得更幸福,如果觉得钱多就能幸福,以及上流社会生活那般。

肖亚文告诉芮小丹,不要试图爱上丁元英,因为那样会很痛,肖亚文的理性难道芮小丹不懂吗?不是的,生活中理性解决不了问题本身,往往女性更感性,更知性,她知道古今诗词把单恋的苦,以及求而不得的苦说尽了。

但芮小丹懂一个道理,生活就是痛并快乐着,她不能自欺欺人到欺骗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以及对于丁元英的好奇心,以及一心想要疼这个男人的心情。

没有合适的人生,只有适合自己的人生,活在别人眼中并不能找到自己,反而更难找到立足点和存在感,世俗中关怀你的也许只有你自己。

幸运的是芮小丹朋友、亲人、父亲都很爱她,但芮小丹知道,爱不是理所应当的享受,而是给予和感恩,所以芮小丹尊重每一份感情,即使是这种感情也许并不长久,但并不意味感情可以被辜负和消费。

位卑未敢忘初心,位卑未敢忘忧国,芮小丹更愿意为别人做点什么,不期望得到的舍,舍出去的是情义和功德,她能够把捍卫正义和法律尊严放到第一位的践行层面,不知道比利己本位思想高到哪里去了。

当芮小丹被王明阳“哑弹”打中,她在乎的不是自己生命,而是生命核心的价值,爱情有多贵,不由分说,有钱反正买不到,即使最好的二八年华,也不一定所遇良人,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芮小丹害怕自己“中年危机”所以她不愿意被“花瓶”,也不愿意被淘汰,她学德语,学法律,为了以后生活活出自己的味来,而不是活成别人期望的样子。

丁元英希望她弃武从文,父亲劝她进入娱乐圈,仅仅凭芮小丹的美貌,她父亲的资源,上可抵抗行业潜规则和导演优势,下可当红明星,纸醉金迷,风光无限。

芮小丹想过灵魂自由的地方,她不想通过别人来成就自己,她希望自己价值自我实现,她不反对庸俗和平庸,她害怕浪费时间和青春。

一个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这个世界会给她最大的善意,因为万里挑一的“有趣灵魂”比千遍一律的皮囊更受人尊敬。

也许我们觉得芮小丹死的意义是那么苍白和无力,但恰好是对现实最好的控诉,因为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死一直不是好面对的问题,芮小丹向死而生不仅是一种豁达,也是一种智慧。

作者豆豆想要描述的乌托邦是一个女权独立,自由自在的世界,女性不必依附男权社会作为附庸,或者弱势群体而存在,

女性有追求自由、爱情、以及个人实现的核心诉求,无论是笔下那个人物,都在试图用自己的人生和传统观念抗争,女性不需要三从四德,更不需要取悦男性来获得价值实现,女性有自己的价值去探索,去挖掘,去创造。

无论是《背叛》中夏英杰,还是芮小丹,亦或是《天幕红尘》中的戴梦妍,女性价值实现与职业、性别、以及所生长的环境无关,只与内心那个自己有关,做自己喜欢的事,分享属于自己的快乐,这种真性情难能可贵不是坚持,而是选择。

女性独立精神不仅是时代刚需,也是家庭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理性,有多少家庭主妇因为带孩子地位下降,又有多少糟糠之妻不下堂,就是因为不下堂,所以有了一个有一个悲剧,要是早下堂,或者活出自己真我,无我,下不下堂有有所谓呢。

我们正常人为生活妥协的”一丝不挂”,而芮小丹是不会向现实低头的,她姿态没有那么低,她更从容得面对这一切,即使是死,也要傲然挺立,羽化而登仙。

把自己物质生活活得精致一点很简单,也许找个强者依附,或者出卖色相就可以,但是想要把自己精神生活也过得异彩纷呈,不仅需要一个有趣灵魂,还需要一个对抗世俗的心。

女性这个角色在传统家庭文化中扮演重要角色,因为她要当母亲,一个品德高尚的母亲,是一个民族的脊梁,所以芮小丹的品质既难能可贵,也可望不可及,可遇不可求。

一个天国之女的高尚不足以形容芮小丹,而芮小丹就是平常人中的平常人,但是她的神话还让我们传唱,一个不是悲剧的悲剧,撕裂我们的认知,重塑我们的爱情观和方法论。

学习芮小丹尊重自己内心选择的逻辑,把实事求是融入到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把细节做机制,我们也是一个精致的平凡人,但是不至于平庸,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难当,更不会因蹉跎岁月而悔恨莫及。

现实中见到无数独立女性,她们书写了一个有一个传奇,我更喜欢她们认知世界的方式,以及被放大的智慧,比如杨幂,比如陶华碧,比如马伊琍。

独立女性,不仅财务自由,灵魂自由,而是一个自由的心在奔走,通过自己的力量改变世界,就这一点,让所有人崇拜和膜拜也不过分。

毕竟现实中我们未必做得到,看到和得到之间差个做到,而做到是最难的,因为时刻要自我批判和自我否定,做一个精致的人,把生活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遇见最好的自己,从当下开始,整理好行囊,出发,灵魂和身体都要在路上。跌倒了,爬起来,继续大步向前走。